申花天海官司曝光中国足球潜规则 足协政策损害青训

申花天海官司曝光中国足球潜规则 足协政策损害青训

2021-10-25 23:01 来源:射门中国

原标题:申花天海官司曝光中国足球潜规则 足协政策损害青训

澎湃新闻记者 宋承良

王永珀曾在上海申花效力。

近日,借着上海申花和深圳两回合足协杯四分之一决赛,曾在两队都有过效力的王永珀转会官司也被曝光。

就2019年夏窗王永珀的转会中的4500万元欠款,天津天海足球俱乐部已经把上海申花足球俱乐部告上了法庭,天津市二中院已于9月27日正式受理。

但上海申花俱乐部相关负责人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明确回应,并不存在这笔欠款。

为何会有截然不同的说法,这还要从中国足协出台内援调节费后的潜规则说起。而这样并不合理的规则,已经有很多圈内人士呼吁取消。

王永珀从天津转会申花,留下的问题至今仍未解决。

破解内援调节费,年轻球员充人头

故事要从2019年说起,权健俱乐部更名为天津天海,原投资人束昱辉为俱乐部账上留下了一笔当年运营费用,再加上套现一些球员,就可以支撑俱乐部一年开销。

展开全文

当时效力天海的王永珀正好属于可出售范围,而申花在弗洛雷斯带领下深陷保级区,俱乐部需要在夏窗进行人员补强,两家俱乐部开始就转会进行磋商。

天海希望将王永珀卖个高价,这可以理解,但彼时中国足协规定本土球员最高身价为2000万元,超出就要缴纳等额的调节费。

据《足球报》报道,最终王永珀的身价也是2000万元,那么天海为何松口?这是因为双方俱乐部协商之后,决定除了王永珀之外,天海俱乐部搭售4名年轻球员,5个人的转会费共计8500万元人民币——若平均分摊到每个人身上,身价都不超过2000万元。

这既符合了当时中国足协规定的国内球员转会费最高标准,又能让天海俱乐部拿到一个相对满意的收入。

之后,天海俱乐部拟好了5个球员的转会合同,但4名年轻球员的合同最终申花俱乐部没有盖章。

随后,申花俱乐部在2019年7月-9月,分期给天海俱乐部账上打了4000万元——这中间差价的4500万元,也就成了现在官司的诉求点。

事实上,这几年中国足坛的球员转会过程中,为了破解足协规定的引援调节费,用不知名的年轻球员抵充转会费已经成了公开秘密。

打个比方,两家俱乐部对某球员身价认定为1亿元,那么去除他本身规定“身价”2000万元,还需要找四个年轻人来抵充剩余的8000万元,最终五人实际成交价总额也能达到一亿元。

中超相关俱乐部人士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“的确是这样,我们也没有办法,你看本土球员有谁最终转会费是超过2000万元的?”

的确,一个也没有。这就是所谓“上有对策,下有政策”,但风险性也并非没有,如果两家俱乐部就年轻球员转会合同问题有扯皮,最终就容易走向仲裁甚至官司。

初衷是好的,损害青训也是真的

2017年夏窗开始前,为了遏制球员转会费的飞速增长,中国足协出台了引援调节费的规定。

简单来说——本土球员转会费不得超过2000万元,外援转会费不得超过4500万元,否则超出部分就需要缴纳等额的引援调节费。

中国足协制定政策的初衷是显而易见,要给转会市场降虚火,出发点无疑是好的。

但除了上文提及的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的尴尬外,本土球员身价被限定在2000万元,受最大伤害的其实就是各个青训俱乐部。

国际足联早有联合补偿机制,中国足协也根据相关规定发布了《中国足球运动员联合机制补偿及培训补偿说明》。简单来说,球员在12周岁至23周岁所注册的青训俱乐部和职业俱乐部,都可以享受球员最终转会费的相应分成,具体比例前3年每年是0.25%,后9年每年是0.5%。

折中计算,如果一名球员转会产生的联合机制补偿比例为2.5%的话,转会费一亿元的情况下,青训机构能够得到的补偿是250万元。

责任编辑:王越

上一篇:从PES 2022 到 eFootball 2022,这两年来究竟发生了什么?

下一篇:个人几点愚见!国足如何冲击世界杯?放弃中超联赛或为上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