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改名遇上欠薪,中国足球这个冬天有点“冷”

  过去几年的冬天,中国足球屡屡占据媒体头条中的一席,各个俱乐部之间的军备竞赛白热化,不是在买人的路上就是在准备买人的路上。而这个冬天,相比以往热火朝天的官宣引援,除了不痛不痒的几笔引援传闻,大多数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球队更名上,时不时还能听到关于个别欠薪的新闻。这个寒冬对于中国足球和许多的俱乐部来说,确实有点“冷”。

  

当改名遇上欠薪,中国足球这个冬天有点“冷”



  从热火朝天一下跌回冰点,这是中国足球的真实写照。自恒大打开金元足球的大门后,中国各家俱乐部纷纷效仿,从斥巨资引进外援开始,互相间的军备竞赛愈演愈烈。随着大牌外援的到来,国内球员的转会费和工资也随之大幅度增加。那时的转会市场,许多国内球员的转会费动辄几千万人民币,上亿的本土球员转会也屡见不鲜,俱乐部的投入连年水涨船高。

  与之相对应的是俱乐部没有足够的吸金能力,尽管金元时代的中超已经能卖出5年80个亿的天价转播权,一些俱乐部也开始打造自己的商业品牌,但这对于开支庞大的俱乐部来说仍然是杯水车薪。前几年经济形势尚可的时候,母公司尚且还愿意“赔钱赚吆喝”,然而疫情之下,不少俱乐部的资金状况或多或少受到冲击。

  本身已经艰难维系的俱乐部又接到足协的新政策,除了限薪和投资帽外,对俱乐部影响最大的还是中性名的变更。原先母公司是赔钱赚吆喝,现在连吆喝也赚不了了。这也使得今年冬天,集体式的欠薪成为了中国足球的常态,原本火热的足球市场变得异常冷清。

  对于被欠薪的球员和教练们来说,日子就显得愈发艰难。许多人要还车贷房贷,长期的欠薪已经影响到了他们的日常生活。当工资确认表被递交给他们手里的时候,他们面临的也是两难的抉择——不签字,俱乐部如果解散,那么欠下的工资可能一分都拿不回来;如果接受俱乐部先签字再另行补发工资的提议,似乎又丧失了法理上追回工资的依据。

  这样的弊端已经反映在前辽足球员们讨薪的现场,而如刘建业这样被外租的球员,由于不在工资确认表里,所以也难以维护住自己的权益。可以说,球员是层出不穷的欠薪风波中最弱势的那一方。

  被欠薪的不仅仅只有球员,2月2日下午,中甲升班马淄博蹴鞠足球俱乐部发布公告,公告写道:“赵鹏作为俱乐部副经理兼领队发表不当言论给俱乐部带来恶劣影响,免去赵鹏在淄博蹴鞠俱乐部的一切职务,并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。”此前赵鹏微博发文,表示俱乐部已经长时间没有发放工资和奖金,且自己曾经自掏腰包垫付的11万俱乐部也没有补偿。而在俱乐部微博底下,声讨并要求补齐欠薪款项的球员和工作人员不少,其中包括现青岛海牛队医李鑫,他垫付的营养品费和体检费等费用如同赵鹏18年垫付的工资一样没有下落。

  如此乱象让足协一时之间也难以应付,除了放开工资确认表提交时限,给予部分俱乐部缓冲的余地外,一笔中超的分红款项也被紧急打给各家中超俱乐部以解燃眉之急,然而每家700万人民币的分红相对于庞大的投入总额依旧是杯水车薪。

  经历了曾经的“黄金时代”,重新回归理性,我们看到的是疯狂过后的一地鸡毛。金元潮褪去,大牌外援纷纷离开,俱乐部生存面临挑战,各级国字号前景未知...这样的乱象,还会继续多长时间?痛定思痛,只有期望一番折腾过后,中国足球能走在正确的道路上。

责任编辑:王越

上一篇:中国足球:一帮人谈梦想在表演,另外一帮人怒其不争在痛心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