汪嵩:韦世豪是现在最好球员 放以前可能进不了国足

南都:中国前腰球员大多命途多舛。陈涛是一个典型例子。王新欣踢得也不多,还有邓卓翔。

汪嵩:还是自身所处的环境。邓卓翔是伤病,陈涛是性格,他俩天赋都在我之上。王新欣踢得很好,像妖怪一样,但受限于他的身体条件,在中前场越来越激烈的情况下,需要身体素质。我没有执念一定要踢10号,我只是喜欢踢球。你一切的态度和想法会让你的职业生涯呈现不一样的状态。我在每个时代都不是最好的球员,但我很平稳在一个高度没有往下走。

04

更衣室话语权

“我感觉到更衣室唯一有话语权的就是教练”

南都:20年来,球员的内部关系似乎也有变化。你进全兴的时候更衣室有很多大佬。后来深圳队衍生出来一个词:球霸。

汪嵩:球霸和更衣室话语权,我认为更像是外界赋予球队的神秘色彩。我所经历的这些球队,感觉到更衣室唯一有话语权的就是教练。有时候队长会说话,更多是激励大家。话语权这个话题,我一直也很茫然,是不是说某个大哥说完这个人然后去说那个人,每个人他都要指点几句?以前会有这种情况,但不会多。我在全兴的时候,大哥够多了吧,但在休息室大家也没有这样说话啊。坐在那儿,教练说两句,球员之间沟通一些技术环节,但没有更多的其它气息的语言。我觉得大家要改变这个印象。

南都:那时候媒体呈现出来的是每个俱乐部都有大佬的。

汪嵩:大哥是资历丰富,有权威,力度更足。每个队都存在长幼之分,有踢得好的核心,你有经验,说话的分量肯定跟小孩不一样,但没有那么社会化。以前也是媒体神化了。包括现在我们俱乐部(四川九牛),我在我们队算大哥,但我们的权威只在教练组。我最多就分享一下经验,号召大家喊喊口号,没有足球之外的东西。

南都:江湖气息在更衣室或者媒体面前没有那么浓烈了。有这种感受吗?

汪嵩:可能那个时代需要塑造大哥形象,慢慢时代越来越规范,足坛也在规范,大家更平和。现在哪个队有树立大哥?大家都很职业的,拿了老板的工资,每个人都是平等的,不管是我还是小孩。时代不一样了。你不能用压倒性的态度和命令的口吻去跟别人相处,人家内心肯定是不接受的。那时候国脚的社会地位很高,社会赋予了他们那样的形象。

其实当时不管是马明宇魏群姚夏黎兵,都是很平和的,魏哥性格张扬一点,最多会说几句,但还是很平和。以前团队意识更强?现在团队意识更差?这也不好界定。可以说以前老队员的情感特色更明显更丰富,现在更平淡一些。

南都:你说球员的“情感特色”为什么不明显、不丰富了?

 3/6   3 

责任编辑:王越

上一篇:习近平参加湖北代表团审议

下一篇:完成线上培训 60名中超土哨蓄势待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