乾隆给英王乔治三世的信:你这个国王,远在重洋却能倾心归服

编者按:1793年9月23日,乾隆皇帝,即清高宗爱新觉罗·弘历(1711—1799),年号乾隆,清朝第六位皇帝,25 岁登基,在位 60 年。乔治三世(1738—1820),全名乔治·威廉·腓特烈,英国及爱尔兰国王,1760 年登基。其在位期间,英国开始第一次工业革命,社会生产力大大提高,急于开拓海外市场。1793 年,英王乔治三世派遣马戛尔尼勋爵为特使,以补贺乾隆皇帝八十寿辰为名,远涉重洋来到中国。这是西欧各国政府首次向中国派出正式使节。其主要目的是商洽扩大通商事宜,包括希望中国开放更多口岸,降低关税,给予租界,并派公使长驻中国等。这是当时的乾隆皇帝很难理解的。次年 3 月,马戛尔尼一行离开中国,返程时随身携带了下面这封由乾隆皇帝写给英王乔治三世的信《敕英咭利国王谕》。

乾隆给英王乔治三世的信:你这个国王,远在重洋却能倾心归服


奉天承运皇帝敕谕英咭利国王知悉:
你这个国王,远在重洋之外,却能倾心归服,特地派来使节,恭敬地带着奏章,漂洋过海来到天朝,叩祝我的生日,还带来地方特产,很有诚意。
朕看了你的奏章,词意真挚恳切,可以看到国王你恭顺的诚心,这样很好。所有随同前来的正副使臣,考虑到他们都是奉命远道而来,我决定给他们更多的礼遇。我已经命令有关负责人带领他们前来拜会,赐予了盛宴,加倍给予了奖赏,用来表达对你们归顺行为的接纳。已经回到珠山的船长、船员、杂役等六百余人,虽然未能来京,朕也一视同仁,给了很多赏赐,让他们都能得到恩惠。
至于国王你的奏章上说,恳请派遣一人常驻在天朝,以便照管你们国家的买卖。这是不合天朝体制的,不可以这样做。向来西洋各国,有愿意来天朝工作的人,都会被准许来京。但来了之后,就要遵守天朝法度,按照天朝的规矩着装,要在这里成家,永远不准再返回本国。这是天朝明确的制度,想必国王你也是知道的。现在,国王你想要请求派一位你们国家的人常驻京城,这就不能像是来北京工作的洋人,既不能在京城住着不再回国,又不可以听任其随意往来常通信息,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处的事情。
况且,天朝所管辖的地方非常广远。凡是外国的使臣到京,宾馆住宿的规格,交通出行的安排,都有固定的规矩,从来没有听其自便的先例。你的国家如果留人在京,言语不通,服饰不同,是没有地方可以安置的。如果一定要按照来京工作的洋人一样,要求他一律改变服饰,天朝又不愿强人所难。假设,天朝也想派人常驻你的国家,难道你的国家会这样做吗?况且西洋有很多国家,不是只有你一国。如果都像国王你这样恳请派人留在京城,又怎么可能全都答应呢?所以,此事实在难以办到,朕不可能因为国王你一人之请,就去更改天朝延续百年的法度。如果说国王你是为了照顾买卖,你们国家的人在澳门做贸易又不是一天两天了,天朝原本就没有不给予关照。就像从前的葡萄牙、意大利等国,屡次派使者来朝,也曾经提出过照料贸易的要求。天朝看着它们诚心诚意,给了很多优惠政策。凡是涉及这些国家的贸易之事,无不照料周备。前两天,广东商人吴昭平,拖欠了洋船的银两,朕立即下令有关部门,由国库先行动支款项代为清还,并将欠款的商人判了重罪。这件事,在你们国家也都听说了吧。各国又何必派人常驻京城,非要提出这种既破坏规矩又根本不可行的请求呢?况且,人留在京城,距离澳门将近万里,他又如何能照料得到澳门的贸易呢?
如果说,你们派人常驻,是因为仰慕天朝,想要观摩学习这里的文化,那么天朝自有天朝的礼法,与你们国家各不相同。就算你们国家所留之人能够学习,你的国家也是自有你们的风俗制度,也不可能效法中国。所以说,学了也是白学,没什么用处。
天朝保有四海,朕只有励精图治,全力处理好政务。对奇珍异宝,并不看重。国王你此次进贡了各种礼物,朕看到的是一片诚心,路途辛苦,特批有关部门收下。天朝德威传布天下,万国来朝,种种贵重之物,全都运到了这里,实在是无所不有,这些都是你的正使亲眼所见。但是朕从不喜欢奇巧的东西,也没有什么还需要从你们国家置办的物件。只是因为国王你请求派人常驻京城,既不符合天朝的制度,又觉得对你的国家没有一点好处,才命令使臣回国,特此详细解释,让你明白。国王你要很好地理解朕的意思,要更加忠诚,永远恭顺,这样你才能统治好你的国家,共享太平之福。正副使臣以下各级官员,及通事兵役人等,按照惯例赏赐了物件。除此之外,借着使臣回国的机会,特颁敕谕,并赐国王你丝绸宝物,这是所有朝觐的国王都有的。朕再加赐彩缎罗绮,文玩器具诸珍,另有清单。你好好收着,要明白我的心意。
特此敕谕。
原文
敕英咭利国王谕奉天承运皇帝敕谕英咭利国王知悉,咨尔国王远在重洋,倾心向化,特遣使恭赍表章,航海来廷,叩祝万寿,并备进方物,用将忱悃。
朕披阅表文,词意肫恳,具见尔国王恭顺之诚,深为嘉许。所有赍到表贡之正副使臣,念其奉使远涉,推恩加礼。已令大臣带领瞻觐,赐予筵宴,叠加赏赉,用示怀柔。其已回珠山之管船官役人等六百余名,虽未来京,朕亦优加赏赐,俾得普沾恩惠,一视同仁。
至尔国王表内恳请派一尔国之人住居天朝,照管尔国买卖一节,此则与天朝体制不合,断不可行。向来西洋各国有愿来天朝当差之人,原准其来京,但既来之后,即遵用天朝服色,安置堂内,永远不准复回本国,此系天朝定制,想尔国王亦所知悉。今尔国王欲求派一尔国之人居住京城,既不能若来京当差之西洋人,在京居住不归本国,又不可听其往来,常通信息,实为无益之事。
且天朝所管地方至为广远,凡外邦使臣到京,驿馆供给,行止出入,俱有一定体制,从无听其自便之例。今尔国若留人在京,言语不通,服饰殊制,无地可以安置。若必似来京当差之西洋人,令其一律改易服饰,天朝亦不肯强人以所难。设天朝欲差人常驻尔国,亦岂尔国所能遵行?况西洋诸国甚多,非止尔一国。若俱似尔国王恳请派人留京,岂能一一听许?是此事断断难行。岂能因尔国王一人之请,以至更张天朝百余年法度。若云尔国王为照料买卖起见,则尔国人在澳门贸易非止一日,原无不加以关照。即如从前博尔都噶尔亚(葡萄牙),意达哩亚等国屡次遣使来朝,亦曾以照料贸易为请。天朝鉴其悃忱,优加体恤。凡遇该国等贸易之事,无不照料周备。前次广东商人吴昭平有拖欠洋船价值银两者,俱饬令该管总督由官库内先行动支帑项代为清还,并将拖欠商人重治其罪。想此事尔国亦闻知矣。外国又何必派人留京,为此越例断不可行之请,况留人在京,距澳门贸易处所几及万里,伊亦何能照料耶?
若云仰慕天朝,欲其观习教化,则天朝自有天朝礼法,与尔国各不相同。尔国所留之人即能习学,尔国自有风俗制度,亦断不能效法中国,即学会亦属无用。
天朝抚有四海,惟励精图治,办理政务,奇珍异宝,并不贵重。尔国王此次赍进各物,念其诚心远献,特谕该管衙门收纳。其实天朝德威远被,万国来王,种种贵重之物,梯航毕集,无所不有。尔之正使等所亲见。然从不贵奇巧,并无更需尔国制办物件。是尔国王所请派人留京一事,于天朝体制既属不合,而于尔国亦殊觉无益。特此详晰开示,遣令该使等安程回国。尔国王惟当善体朕意,益励款诚。永矢恭顺,以保义尔有邦,共享太平之福。除正副使臣以下各官及通事兵役人等正贯加赏各物件另单赏给外,兹因尔国使臣归国,特颁敕谕,并赐赍尔国王文绮珍物,具如常仪。加赐彩缎罗绮,文玩器具诸珍,另有清单,王其祗受,悉朕眷怀。
特此敕谕。
本文摘选自《见字如面(第二季):永不消逝的挂念》,中信出版集团 2018年10月版

乾隆给英王乔治三世的信:你这个国王,远在重洋却能倾心归服

责任编辑:王越

上一篇:习近平举行仪式欢迎挪威国王访华并同其举行会谈

下一篇:【专访】英国国王商学院院长Stephen Bach:商学院要培养有社会担当的精英